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再电气化从能源生产环节看

摘要:
清洁能源发展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才能实现我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目标,实现国家电网的承诺。当下,我…
–>

摘要:
十九大报告指出,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
–>

十九大报告指出,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发展壮大新动能,运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大力改造提升传统产业。贯彻落实好这些重要部署,破解能源发展难题,需要坚持以电力为中心,大力推进再电气化。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舒印彪表示。

针对清洁的可再生能源上网难问题,4月19日,国家电网公司在京发布《绿色发展白皮书》,为这一困境开出了药方:通过特高压电网建设快速提升新能源消纳能力,预计到2020年,将消纳清洁能源4.62亿千瓦。届时,风电上网难问题将得到解决。

摘要:
国家电网公司坚决贯彻“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战略,认真落实国家部署,综合施策,充分发挥电网在能源…
–>

“清洁能源发展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才能实现我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目标,实现国家电网的承诺。当下,我们要花大力气解决好清洁能源发展中的弃风、弃光、弃水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董事长舒印彪最近多次在小组讨论和公开发言中表示,要通过“再电气化”,向清洁能源“三弃”顽疾开战。

  十九大报告指出,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发展壮大新动能,运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大力改造提升传统产业。“贯彻落实好这些重要部署,破解能源发展难题,需要坚持以电力为中心,大力推进再电气化。”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舒印彪表示。

19世纪后期电的发明和在20世纪的广泛利用,直接推动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对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起到了前所未有的促进作用。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持续深化,全球范围正在开启新一轮电气化进程,即再电气化。

近1/3风电机组闲置

  “加大力度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解决生态环境问题,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5月18日~19日,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对生态文明建设作出重要部署。

从2005年国家电网第一次入围“世界500强”排名第46位,到如今排名跃升世界第二,舒印彪掌舵下的国家电网,正试图推动中国乃至全球的清洁能源发展,在能源转型上树立标杆。截至去年年底的数据显示,国家电网清洁能源并网装机突破4.9亿千瓦,是全球清洁能源并网规模最大的电网。

  19世纪后期电的发明和在20世纪的广泛利用,直接推动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对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起到了前所未有的促进作用。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持续深化,全球范围正在开启新一轮电气化进程,即再电气化。

舒印彪认为,与传统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下的电气化相比,再电气化从能源生产环节看,体现为越来越多的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通过转换成电力得到开发利用;从终端消费环节看,体现为电能对化石能源的深度替代,如电气化交通的大规模发展。随着电驱动、电加热、电取暖等设施的应用,民用、工业、商业、建筑、运输等领域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的力度将越来越大。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过程,实质上就是再电气化的过程。

风电发展遭遇“车多路少”尴尬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建设美丽中国的总体战略部署。国家电网公司坚决贯彻“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战略,认真落实国家部署,综合施策,充分发挥电网在能源资源配置中的基础平台作用,推动新能源更高质量、更加可持续发展,在服务生态文明建设的大局中贡献国网力量。

近日,舒印彪在政协小组讨论会后接受记者专访,围绕“再电气化”战略,详解清洁能源的发展状况与国家电网的转型之道。

  舒印彪认为,与传统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下的电气化相比,再电气化从能源生产环节看,体现为越来越多的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通过转换成电力得到开发利用;从终端消费环节看,体现为电能对化石能源的深度替代,如电气化交通的大规模发展。随着电驱动、电加热、电取暖等设施的应用,民用、工业、商业、建筑、运输等领域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的力度将越来越大。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过程,实质上就是再电气化的过程。

为实现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近年来国家大力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截至2017年底,我国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分别达到3.4亿、1.6亿和1.3亿千瓦,均居世界首位。

酒泉市的瓜洲、玉门荒漠地区及肃北马鬃山地区素有“世界风库”之称,然而,由于酒泉风电基地远离电网和负荷中心,消纳和送出成为制约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开发的一大“瓶颈”。同样,在拥有最优质和相对稳定风源的内蒙古,风电厂发了电却无法进入终端用户,大部分风机在夜间低谷期弃风停运,遭遇“车多路少”的尴尬。

  践行绿色发展理念  做引领能源革命的先锋力量

中国发展“值得自豪”

  为实现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近年来国家大力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截至2017年底,我国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分别达到3.4亿、1.6亿和1.3亿千瓦,均居世界首位。

大量清洁能源通过特高压电网,从西部地区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东部地区。舒印彪介绍说,近年来开工建设了包括四交四直在内的8项特高压工程,是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重点输电通道,这8项工程都已如期按国务院的要求建成投产。

近年来,我国风电发展十分迅速,大大超出原来的规划预期。2006年至2009年,我国风电装机容量连续四年实现翻番式增长。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统计数据,2009年全国风电并网装机容量达到1613万千瓦。国家电监会《我国风电发展情况调研报告》显示,由于送出难等问题,目前全国风电场普遍经营困难,甚至亏损,还有近1/3的风电机组处于闲置状态。

  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对环境保护的关注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新变化,人民群众对优质生态产品、优良生态环境的需求越来越迫切。

记者:您如何评价我国发展清洁能源方面的现状?在国际上处于什么水平?

  “大量清洁能源通过特高压电网,从西部地区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东部地区。”舒印彪介绍说,近年来开工建设了包括“四交四直”在内的8项特高压工程,是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重点输电通道,这8项工程都已如期按国务院的要求建成投产。

同时,在用电侧,通过实施清洁供暖、建设港口岸电等措施,国家电网公司累计推广以电代煤、以电代油项目10万余个,完成替代电量3600亿千瓦时。与2000年相比我国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提高12个百分点,比全球平均增幅高8个百分点。

风电资源丰富的西北、东北地区,当地消化不掉新增的大量风电,只能外送到电力紧张的华东、华南地区,几千公里的距离,靠什么送?怎么送?

  作为央企排头兵,公司敏锐把握新时代、新矛盾对电网的深刻影响,秉持绿色发展理念,立足国情和世界能源变革趋势,统筹推进各级电网建设,完善市场化交易机制,最大限度推动绿色电力供给和消费,推进自身、产业和社会绿色发展,积极成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表率。

舒印彪:可以很自豪地说,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引领了世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中国是清洁能源发展速度最快,发展总量最大的国家。

  同时,在用电侧,通过实施清洁供暖、建设港口岸电等措施,国家电网公司累计推广以电代煤、以电代油项目10万余个,完成替代电量3600亿千瓦时。与2000年相比我国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提高12个百分点,比全球平均增幅高8个百分点。

他指出,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也要看到我国能源转型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当前存在两对亟待解决的突出矛盾:一方面我国化石能源占比依然很高、散烧煤超过5亿吨,另一方面大量清洁能源装机空转、三弃问题突出;一方面新能源因为具有间歇性特点、需要在更大范围消纳和配置,另一方面统一电力市场机制不健全、省间壁垒突出。

业内专家指出,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不仅仅是清洁能源如何发得出,更重要的是如何集约高效“送得走”。

  公司董事长舒印彪提出大力实施“再电气化”,即在能源生产环节体现为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开发利用,终端消费环节则体现为电能对化石能源的深度替代。以新能源大规模开发利用为标志,以再电气化为根本路径的新一轮能源革命,正在全球范围深入发展。电网连接能源生产和消费,是能源输送和转换利用的网络枢纽,处于能源革命的中心环节。

首先我们目标很清晰,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的装机容量要超过火电的装机容量,达到55%以上。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到2030年碳排放要达到峰值,包括应对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承诺。我们政策的激励也是持久和恰当的。

  他指出,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也要看到我国能源转型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当前存在两对亟待解决的突出矛盾:一方面我国化石能源占比依然很高、散烧煤超过5亿吨,另一方面大量清洁能源装机空转、“三弃”问题突出;一方面新能源因为具有间歇性特点、需要在更大范围消纳和配置,另一方面统一电力市场机制不健全、省间壁垒突出。

数据显示,2017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全部发电量的26.4%,同比上升0.7个百分点,弃风率和弃光率分别为12%和6%,同比下降5.2个百分点和4.3个百分点,但部分地区清洁能源消纳问题依然严重。

将风电开发纳入整个电力系统中统一规划

  基于自身优势,公司牢牢抓住“电为中心、两个替代”主线,加快再电气化进程,积极推进国内电网建设,已建成全球输电能力最强、安全水平最高、接入新能源装机容量最大的电网。构建以坚强智能电网为基础,泛在互联、协调互动、智能友好的能源互联网,保障各种能源生产主体和用能设备灵活接入,满足用户多样化、个性化需求,深化再电气化进程,积极推动绿色清洁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